长江云

#魅力医生#毛张凡:死磕肺结节的“小刀口”医生

2021-12-06 15:24:18 ?湖北省人民医院
分享到:

他的手术刀口特别小,经常患者自己都找不到伤口。”“拿不准的肺结节给他看,十有八九能让你不再‘纠结’……”

“2021寻访魅力医生大型公益活动”启动后,经患者推荐,我们发现了这个在网络平台里,名叫“究结不纠结”的年轻80后医生,多年来一直做着肺小结节的科普,娓娓道来给大家讲着一个又一个肺结节患者的就医故事。

这些颇具画面感的故事背后,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医生?为何这么年轻的80后专家能获得这么多患者青睐?11月3日,楚天都市报、极目新闻记者前往湖北省人民医院(武汉大学人民医院)东院胸外科,陪着毛张凡医生一起坐诊,一探究竟。 “刀过无痕”,竟连换药医生都没找对伤口

“毛教授,你做的刀口真的不好找呀,我去换药,医生找了半天说刀口不明显。”在毛张凡的门诊,遇到不久前刚刚做完肺结节手术的周女士,她的吐槽着实让人有些忍俊不禁。

原来,周女士的左肺长了1个小结节,毛张凡通过一种不损伤肋间神经的“超级孔”技术,仅开了一个2cm的切口,成功切除了左肺的一个直径1cm的磨玻璃结节。术后出院的周女士去家附近的医院去换药,“当时,我自己都找不到手术切口了,换药医生找了半天也说切口不明显!”

于是,来复诊的时候,毛张凡看到了一块贴错地方的纱布,纱布贴在了周女士几年前做手术的另外一个刀口上了。

要知道胸腔镜手术,可是连教科书里都公认,最复杂最疼的手术。一个如此复杂的大手术,是如何被毛张凡做到“刀过无痕”,甚至不少出院患者都会感叹,自己像做了个“假手术”的境界呢?

毛张凡笑称,“因为除了认真,我还有专属武器和‘冷兵器’的神助攻。”

如今肺结节大多可以用胸腔镜做微创手术来做,胸腔镜的发展也经历了三孔法、两孔法,到现在的单孔法。目前国际上普通单孔的刀口极致是3cm,先切开3cm的皮肤切口,然后再用电刀切开4-5cm的皮下组织和肌肉切口,最终形成4-5cm的手术操作切口。

刚开始为了让手术患者创伤更小,毛张凡就想尽办法把切口变小,于是四处寻找更细的手术器械,把小儿外科的胸腔镜器械也用上了,硬是将单孔胸腔镜的手术切口从3cm的极致,又减小到1.5cm-2cm,“常规的器械是5毫米到10毫米,我们一般都用3毫米和5毫米。”

但渐渐地,毛张凡发现,“我们应该追求的并不是伤口表面的无痕,或者又小了那么一点,而是神经的不损伤,术后的生活质量更高。”于是,为了解决传统刀口用电刀烧断胸壁及肋间肌肉和神经后,会不可避免引发术后疼痛明显的问题。毛张凡就琢磨出,用血管钳钝性分离肌肉层的独特手法,避免了肋间神经的热损伤,大大缓解患者术后疼痛,这就是他说的“冷兵器”。

只要是毛张凡做过的肺结节手术,大多都是采用他这种独创的“超级单孔”,工整小巧的手术切口都会打上浓浓的毛式“小刀口”印记,他常常也被病友亲切地成为“小刀口”医生。“一看就是毛教授的切口”。

今年7月,毛张凡团队又另辟蹊径:在一名女性乳晕处做了一个1.5cm的小切口,应用“超级孔”技术,将胸腔镜探入右肺,仅用不到20分钟就成功取出了该患者两处0.8cm的肺结节。

由于切口在乳晕处,出院时患者连连感叹,“真的一点伤口都没有,甚至都没有怎么感觉到疼痛,我是做了个假手术吗?”据文献检索,这是世界首例报道的经女性乳晕完成单孔胸腔镜肺结节切除手术。  “火眼金睛”,预测“结节”十拿九稳

“现在看来,你这个8毫米的结节属于比较早期的肺癌,也可能是微浸润的,这个结节正好长在肺尖尖上,我们做个微创手术,把尖尖切掉就行了。迟早都是要做的,现在做代价比较小,年龄也还扛得住。”

“结节是实心的,已经长到17毫米,实心结节要么是良性,要么很不好。你这个长的都是毛刺,面目狰狞,要尽快手术。”

跟随毛张凡上门诊,也犹如聆听了一堂长长的肺结节科普课。从早上八点半到中午1点结束,一上午看了48个号,记者初略统计,其中三分之二的都是来看肺结节的患者。谁要开,谁不用开,谁可以再等等,他都会结合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来分析。用他最通俗易懂的语言,解答着肺小结节患者的各种疑惑。

毛张凡介绍,在中国,肺癌是占死亡率第一的“癌老大”。以前都是大肺癌居多,现在比较多的就是肺毛玻璃结节。2013年,毛张凡在上海胸科医院的一次进修中,敏锐地意识到肺癌疾病谱的转变。于是,早在8年前,进修归来的毛张凡便率先在省内开展肺小结节的诊治。

多年来,他一边在网络平台上发布关于肺小结节的防治科普,四处进行免费公益讲座,一边琢磨着如何才能更早地揪出肺癌。因为,在他看来最大的微创就是早发现。

看的片子多了,毛张凡练就了“火眼金睛”,能从患者片子里,及时查找出危险“小结节”,将一切预防杜绝在早期。

当天来复诊的李女士,今年54岁,曾是一名专业运动员,3年前在毛张凡精准果断地判断下做了手术,解除了早期肺癌的隐患。如今,3年过去,一直定期复查的她,早已成为毛张凡的“姐姐粉”。“毛医生给人的感觉是特别聪明,特别接地气,让人很有安全感,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”

李女士向我们回忆起了3年前。当时她做静脉曲张手术时做了个全身体检,发现肺部多发小结节,去了几家医院,医生都没给出明确诊断,说做也可以,等一等观察一下也行。

就这样,李女士带着一大堆片子,和满肚子的疑惑与不安找到了毛张凡,“别看毛医生看着很年轻,但他看了我的片子后,很快就给了结论,明确地说,‘你这有3个结节,根据我的经验判断,左肺这两个应该是恶性,右肺的一个是良性,你需要赶快做手术。’

”“当时我惊呆了,问他,‘你为什么能这么肯定?’”“我坐在这里,也不是一日之功啊!”听了这简单而自信的回答,李女士什么话都没说,当天周五,先回家把屋里全部收拾了一遍,立马下午就办理了住院,周一就做了手术,切下来的2个结节都印证了毛张凡的判断。

“在他这里事情就变得特别简单,能让患者很快放下纠结,目前,我右肺上还有一个小结节,但我一点也不担心,有毛医生在,他叫我做的时候我就做。”

除了劝人手术,毛张凡常常也有拦着不让手术的时候。“真的不用尽快手术吗,有医生说我这个最好快点做掉呢!”面对一位多发性结节患者的疑惑,毛张凡说,“你这个结节,我觉得炎性结节可能性较大,你可以先用一段时间的药再说。”

不久前,毛张凡接诊了一个38岁的小伙子,肺上有个1.5厘米的混合磨玻璃结节,在外院做了pet-ct提示代谢摄取增高,判断为早期肺癌。但他阅片后说,“先别慌,我觉得很可能是良性,先收你入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再说。”果然,治疗两周后,这个混合磨玻璃结节消失。这个小伙子连连庆幸,“太幸运了,差一点就要做手术了,幸好找到了毛医生。”

对于结节的判断和手术时机,毛张凡略带自豪地说,“对于我认为还有机会的结节,我会给它机会,而不是上来就切。所以我们一年大约做300多台肺结节手术,切除的结节里恶性占比在90%左右,手术前的预测与手术后的病理报告,符合率在95%左右。”  精准“盲切”,切除结节“一刀准”

“你的左肺有3个磨玻璃结节,其中2个已经长‘熟’了,长‘熟’了就会‘跑’,要尽快手术了!”

“是不是要切掉很多肺?”一听要手术,40岁的张女士十分紧张,毕竟还很年轻的她担心今后的生活质量受到影响。

“放心,我们用的‘精准盲切’,会尽量多的保留每一位患者的肺组织。能保的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。最多的一次,在保肺的同时,一次性切除了8个结节。”

“盲切?看不见怎么切,会不会风险很大?”

毛张凡笑着向张女士介绍了自己“缉拿”磨玻璃结节逻辑和思路,这也就是他已掌握得炉火纯青,为众多病友所称道的“绝世武功”——精准盲切。

毛张凡介绍,现在早期肺癌结节非常多,根治它的最好方法是以结节为中心的肺局部切除,而不是拿掉整片肺叶。但由于结节无法在术中用肉眼看到或用手去感触,因此,如何精准定位,如何切掉结节的同时尽可能多地保留肺组织,对于胸外科医生来说,一直是个很头疼的问题。

于是,术前的穿刺定位、术前3d重建,术中的磁导航染色定位等等方法应运而生。“这些都是很好的方法,但是也会稍显繁琐复杂,有时给医生和患者增加负担。如果,不做这些操作能直接精准切除结节,是不是会好?”

于是,毛张凡琢磨出他所说的“精准盲切”法。他笑称,这得益于自己的“大脑人工智能”。他说,在他的大脑里早已建立起一个3D的肺部模型,而每张CT影像的结节位置都能模型部位对应起来。

“经常有人问我到底什么是精准盲切?其实,比如右肺上中下叶的关系,有点像我们武汉三镇的关系。我会先看CT,判断出这个结节在肺的哪个部位,比如在武昌江边的某个小区里,我们会把这个小区及周围两公里内的建筑拆除重建。有了这个用ct在脑中绘图的能力,结节手术的过程就会被简化,创伤也会更小。”

因此,每一次漂亮的局部切除后,往往在切出来的肺组织里,结节正中靶心,让人不得不佩服这精准漂亮的盲切手法。

今年41岁的毛张凡,中共党员,国内年轻胸腔镜专家之一,也是单孔胸腔镜手术、全腔镜食管癌根治手术等高难度微创手术的国内最年轻完成者之一。一路以学霸的身份走来,他将最聪明的大脑和患者临床的需求相结合,并发挥到了极致。

毛张凡说,“最好的东西往往就是最简单的。从追求微创到无痕,再到早期发现预测结节,从精准盲切到为患者保肺,我们一直在探索怎样用简单的方法,解决复杂的问题。如何将患者的损伤降到最低,让治疗的效果达到最好。”

来源:湖北省人民医院

湖北广电大健康发展中心图文编辑:袁佳

501
分享到:

便民服务

定制服务

91影院,91福利电影网,理论片,高清电影在线免费看,韩国伦理电影